第5章

    那条被商骁点赞的转发微博下,短短几分钟内,被无数X光和闻讯赶来的吃瓜群众们刷出了几千条评论:

    【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手滑???】

    【天神大大你看清楚啊,不要随便什么微博都点赞啊!】

    【楼上一看就是假粉,天神微博基本约等于行程表,从来不点赞不转发不动态,哪来的随便一说?】

    【所以更显得这一条很可怕了,姐妹。shubao22_la】

    【果然,我就说骁神不可能和那个流量小花一对,两人根本不是一个境界。】

    【所以这是亲自打脸蹭热度的?】

    【哈哈哈我已经脑补出天神看到自己绯闻时的冷漠反应了。】

    【天神:】

    【活该打她脸!看林菡粉丝蹦跶一天了,真恶心!】

    【…………】

    在娱乐圈第一偶像的顶级流量和当红小花旦面前,苏荷这点十八线的热度很快就被埋没了。

    所有人的视线焦点,都再一次被拉回到商骁和林菡的绯闻上。

    A城,中心区别墅。

    “骁、神、啊!!”

    鬼哭狼嚎的声音从一楼蹿上二楼,以一个高难度的男高音收尾,伴随着雪白地瓷上的长距离冲刺,JA娱乐的策划总监何源膝盖一弯,直接滑步跪到了主卧门口——

    “祖宗!您是要要了我们的命吗!?我们那边刚把热度压下去,您一个点赞就把我们送上新的高|潮??!”

    何源这边嚎完。

    过几秒,房门才慢悠悠被拉开。

    “吵什么。”

    一道修长身影露在门后。

    似乎是准备睡了,男人已经换了身睡衣,黑色缎面的材质,被廊内雪白的灯釉上一层质地细腻的光。

    而黑缎之外覆不到的地方,锁骨到颈线凌厉流畅,冷白似玉。

    何源懵了两秒。

    两秒后他的手开始往后腰的屁股兜摸,脸上也露出谄媚的笑:

    “我突然想到了个好主意。骁神,不,祖宗,你让我拍一张福利照给粉丝发微博吧——就这一身!我保准照片发出去,她们什么都能忘!”

    “……滚。”

    商骁冷淡又平静地刮了他一眼,转身要回房。

    何源往前一扑,又开始了鬼哭狼嚎。

    “祖宗啊!你不能就这样惹了一堆烂摊子然后扔给你可怜的无助的孱弱的打工仔们啊!我们都在楼下开一天的紧急会议了!这样下去会过劳死的!”

    何源的鬼哭狼嚎最终把楼下忙得热火朝天的JA其他人也惊动了。王思言作为代表被派上来。

    一转过楼梯就见何总监抱着骁神小腿不撒手。而站在门内,男人眼神愈加冷漠,看起来随时徘徊在忍无可忍、杀人灭口的边缘。

    王思言吓了一跳。

    看在三年同事情分的面子上,他连忙上前,第一件事先伸手捂住了何源的嘴。

    JA娱乐里众所周知,骁神第一最烦吵闹,第二最不喜欢他们曝他老板身份。

    ——

    没错。时常被圈里议论何德何能留得住商骁这尊天神、又因此被邢天娱乐视为头号劲敌的JA娱乐,实质上的老板其实就是商骁本人。

    不过这一点,即便是圈内也罕有人知。

    除了王思言这个经纪人,也只有JA内部,包括何源在内的几个部门总监知道这件事了。

    “骁哥,何总喝咖啡喝高了,我这就带他下去。”

    王思言说着就要把人拖走。

    中间想起什么,动作一停。

    “对了骁哥,我听司机说你明天要出去?”

    “嗯。”

    “这两天国内大小媒体盯您都会比较紧,所以可能不太方便,您是去……?”

    “清河会所。和吴颂有约。”

    “约了吴导?”王思言惊讶地问。

    吴颂是前两年新起来的黑马导演,手腕资源和背景都十分了得,圈里到现在还没摸透,王思言都不知道自家骁神和对方有交情门路。

    他笑,“那是不能推辞,明天我多安排几辆车,给您打掩护。”

    说完,王思言冲商骁点头,转身准备拖上何源离开。

    “澄清通告为什么不发。”

    王思言一愣,扭过头才回神是商骁问话。他挠了挠头。

    “骁哥,不是不发,是准备晚两天——专辑公司那边希望我们配合宣传,先往有利方向引导一下舆论,等专辑造势结束,然后再……”

    王思言一直观察商骁反应,在看到男人唇角轻矜起一点让人心里发凉的弧度后,他已经本能心里一抖。

    话声不了了之。

    “舍本逐末。”

    男人声线清越微寒。

    那双漆黑的眸子一抬,瞳孔里碎光冷淡。

    “你们是不是在国内圈里待得太久,如今只认得‘功利’和‘炒作’两个词了。”

    王思言一愣。

    “何源策划出身也就算了。”商骁皱眉睨他,“你呢。最初怎么说的,你已经忘了?”

    王思言眼神恍惚了下。

    七年前,那个冷漠清隽的少年站在公司街角落魄的他面前,垂手递过一支微皱的香烟。

    眼神清冷平静,又是王思言见过的最疯——那时候刚因为和上司意见不合而被赶出公司的他,都没有的疯。

    后来,崭新的JA终于落成。那个少年说过什么来着。

    【做音乐吧,最纯粹的音乐。】

    他想起来了。

    少年那时也是这样望着他。

    最平静下,也最狷狂:

    【让那些打着梦想旗号糟蹋音乐的看,什么是真正的音乐。】

    ……

    曾经他也年轻过,热血沸腾。

    后来,最困难的时候熬过来了,他们这帮给公司“开荒”的老人跟着商骁的地位,水涨船高。

    圈里从前对他颐指气使的,如今只能在他面前做低伏小。

    一声一声“王哥”听多了,一杯一杯“金牌经纪”的迷魂汤灌多了,一天一天安逸享乐的生活过多了。

    初心是什么,音乐是什么。

    他都快忘了啊。太久太久,没去想了。

    王思言回过神。

    他脸上滚烫,羞愧低头。

    “对不起,骁神。”

    “澄清通告在今晚12点前一定发布。”

    “……”旁边,何源全程茫然:“??”

    “喂老王你不要乱做决定,这件事我们还是从长——”

    话没说完,何源再次惨遭封口,这次,他被王思言直接拖下了楼。

    苏荷做了一整晚的噩梦。

    梦里的X光们铺天盖地,举着刀满世界找她拼命。

    在梦里东躲西藏了一整晚,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眶的苏荷把计安安吓了一大跳。

    “老板,你…………老公昨晚来找你了?”

    “??”

    “不然你怎么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

    “…………”

    苏荷有气无力,但人怂嘴硬,再加上积攒一整晚的梦里怨气,闻言就冷笑一声。

    “我老公要是敢来,我让他一天一夜下不了床。”

    计安安:“。”

    计安安:“行,这话我帮你记着了。有机会一定转达。”

    苏荷心头一虚,连忙转移话题。

    “咳,你怎么来这么早?”

    “郭姐让我接你去公司,会议室继续面谈。”

    “还谈?”

    “可能因为昨晚骁神那手滑,有什么变动了?”

    “……最好不是。”

    被计安安这一提醒,苏荷心里莫名不安。

    等到了会议室,她这不安就被郭如亲口验证了——

    “蹭骁神热度?我不同意。”

    苏荷听完郭如一番话,脸儿都冷了两分。

    郭如皱眉。

    “为什么不同意?”

    “和林菡,是双方合作。可是和骁神……”苏荷浅薄一勾唇角,眼底却无半点笑意。“敢问一句,郭姐,你们取得JA的同意了吗?”

    “难道他们之前推你那热搜挡箭,取得过我们的同意?”

    “这不一样。”

    苏荷毫不犹豫。

    “而且就算是那件事,骁神昨晚的举动也远足够还清了。让我恬不知耻地借着他的善意去蹭他的热度——我做不到。”

    郭如被苏荷强硬的态度一激,也来火了。

    她啪地一摔手里文件夹。

    “我真是想不明白,林菡作为当红小花旦都拉得下脸去做的事情——你一个十八线有什么好端着的?!”

    “十八线也有十八线的底线啊,郭姐。”

    苏荷笑笑,懒洋洋的,眼神清亮。

    “比如,我这人就是事儿多,不喜欢麻烦别人,更不喜欢给自己找些不必要的‘罪名’担着。”

    “罪名??”

    郭如冷笑:“在这个圈子里,全网黑无罪,潜|规|则无罪,耍手段更无罪。唯有一点——不红,就是原罪!”

    计安安急了,想说什么却被苏荷伸手拉住。

    她垂眼一笑,看向郭如。

    “郭姐,或许您说的都对。但您知道的,如果我是这么开窍的人,那也就不会到现在还是您眼里的原罪了。”

    “……”

    郭如冷眼。

    会议室里死寂几秒。

    出乎苏荷意料,郭如竟然很轻易就让了步。

    “好,你不想炒作蹭商骁热度,可以。那就选另一条。”

    苏荷:“?”

    郭如手里的文件夹一甩,从长桌这头滑到那头,在苏荷指尖下停住。

    “这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要你陪衬林菡的那个剧组的剧本。”

    “……然后?”

    苏荷直觉没这么简单,抬眼问。

    郭如说:“你今天新进剧组,和林菡一起去陪制片人他们待场饭局——那就算你抵了跟骁神的炒作。”

    会议室内一寂。

    计安安脸色微变,低头看向苏荷。

    而须臾后,她却听见苏荷轻笑了声。

    那双妩媚漂亮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

    “好啊。”

    苏荷应得松懒随意。

    “我去。在哪儿?”

    郭如意外地一顿。

    “清河会所。”